您好,欢迎光临驱动企业人才管家官方网站,24小时服务热线:400-068-1623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职场资讯
关于我们
地址:
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经十路23899号建邦大厦2层
邮箱:
qudongrc@sina.com
电话:
400-068-1623
我要招聘
职场资讯
畅想 | 2019年度畅想:有可能改变世界的48个大趋势
2019-01-02 11:21:29

“如果2017年让你感到疲惫不堪,喘不过气,那请为2018年做好心理准备,”这是我们去年“领英年度畅想”(Big Ideas)写到的。然而我们抱歉地通知各位,世间风云变幻从未放慢脚步。商界领袖,作家,记者和学者们纷纷对2019年做出了不太乐观的预测:经济持续动荡,世界秩序混乱,焦虑情绪继续蔓延……但人们也会更加关注如何照顾自己、帮助他人,并做出正确的选择。


80、90后靠边站,现在是95、00后的时代

2019年,95、00后将在人数上超越过去十年来饱受关注的80、90后。2001年后出生的人将占到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一,劳动力的五分之一左右。“他们的活力和对科技产品的熟练运用将彻底改变职场,在现代历史上将首次出现五代人共事的局面。”戴尔科技CEO兼董事长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表示。事实上,由于医疗卫生条件改善,加之金融危机波及了个人养老金,很多传统主义者和婴儿潮前的一代人目前还在工作。“从我们对16-23岁年轻人的调查来看,我个人认为每代人的技能可以互补,能够充分利用这一点的雇主有着很好的前景。”


那么这新一代人的前景如何?“我的体会是他们敢于担当。”畅销书作者布琳·布朗(Brene Brown)是这么认为的。她本人的员工中约半数是95、00后。“大家各不相同,但整体上我认为这代人比较有好奇心、乐观向上、不断学习,关注理解社会中的苦难人群,并且希望为此做出一些贡献。”



经济会放缓……


经济学家们对同一件事情确定无疑——未来经济将会放缓,尽管他们在确切的时间点上存在分歧。“多种深层次、结构性的不利因素综合作用,会逆转全球的经济形势。”经济学家丹比萨·莫约(Dambisa Moyo)警告说,这些因素包括不平等日益加剧、劳动力的技能无法适应快速发展的科技、政局不稳定,以及政府、企业和个人庞大的债务负担。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在今年可能会出现经济放缓。”CBS新闻的商业分析师吉尔·施莱辛格(Jill Schlesinger)表示。另一个经济大国中国的增速已经降温。“全球增长在2019年极有可能放缓,目前看来2020年很可能会出现全球经济萧条。” 施莱辛格如此预测。


 ……而企业得做好应对下一次衰退的准备

企业高管们清楚,好日子将不久矣。许多企业已开始提前裁员,以保持组织精简,并维持利润率以应对未来的衰退。Fed Up一书的作者,领英年度最强音(Top Voices)得主之一丹妮尔·布斯(Danielle DiMartino Booth)是这么认为的。她指出,通用汽车已经公布将在北美裁员三分之一,只对更资深(也就是人力成本更高)的员工提供买断方案。“我现在可以肯定的讲,全国各地的咨询顾问都在和企业高管团队开会,讨论该如何面对下一次经济衰退。”布斯表示,“企业采取非常手段,是因为他们心知肚明这一轮增长已经持续够久了,也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情况。”


4. 人们上网的时间终于超过了看电视的时间。

这个临界点将出现在2019年:调研公司Zenith的数据显示,在全球各地,人们每天上网的时间将超过看电视的时间。从悲观的角度看,这意味着人们不再看电视了,维亚康姆(Viacom)的总裁兼CEO鲍勃·巴克西(Bob Bakish)如此评价。而他个人倾向于乐观的解读:“当今人们消费的内容超过历史上任何时期。”维亚康姆对此趋势的回应是在各平台拓展IP,包括在Facebook重新上线真人秀节目The Real World、收购音乐节、为第三方流媒体平台制作节目等。“我们目前的合作伙伴有些成立都不足10年,大概五年前才进军媒体业务。”他表示,“这是混合经济的一年,也是混合生态体系的一年。这是未来的趋势。”


英国脱欧解决前还可能出现另一次危机

英国脱欧是2019年可预见的最大地缘政治事件。英国政府触发第50条款(Article 50)启动脱欧,这一进程到2019年到3月就要到期了。但政治学家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警告说,这个过程不会太平稳,最后时刻还有可能出现危机。“整个事情都可能会分崩离析,迫使各方认真考虑,把英国和欧洲的长远利益放在首位。”布雷默解释说。截止本文截稿时,英国和欧盟达成了初步方案,但英国议会对是否通过方案还存在分歧。


 

包容性设计成为主流

专业人士的认识提升和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正在转变包容性设计,微软(领英的母公司)CEO 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说,“过去我们称之为辅助性技术,而且是在产品设计出来以后才检查的一系列事项。”他说。“然而现在,‘包容性设计’是在产品设计过程中就应当考虑到的问题。如果我们一开始就希望身体状况不相同的人都能充分使用这个产品呢?这需要在设计阶段施展拳脚。”他列举了一些例子,包括新款Xbox游戏机自适应手柄(连包装都为残障人士做了便利设计),或者是新的人工智能,可以帮助诵读困难症患者阅读和理解书面文字。


 人工智能将渗透所有行业和所有岗位

我们征求了200名领英年度最强音得主的意见,其中四分之一都提到了人工智能对劳动市场的冲击:从医学研究证据分析,到帮助冲浪爱好者找到最好的海浪地点。根据领英数据,去年涌现出的15种新型职位中,有6个和人工智能有关。同时,人工智能相关技能也是领英平台上增长最快的,从2015年到2017年两年间增长了190%。“2018年是人工智能声势突飞猛进的一年,现在看来我们处在一个拐点,这些新科技正在融入更多日常使用的工具中。”传播咨询公司Lithos Partners的合伙人及领英的Top Voice莎伦·奥迪亚(Sharon O’Dea)认为,“科技趋势只有在开始变得不那么显眼时,才算产生了重大影响。”


下一场社会运动?占领硅谷

“进步派人士以前对华尔街1%精英们心怀的不满,如今已转向了硅谷。”Redfin的CEO格伦·科尔曼(Glenn Kelman)写道。他警告说,“占领硅谷运动”很有可能发生。“从前科技界领军人物被视为勇敢新世界的梦想家,是不同于金融家和其他富豪的一种人。可我们现在面对的是无休无止的关于纳税、住房和购买力的争论。”“不是说所有人都会在山景城的公司总部外面驻扎抗议,但用户会用实际行动投票,删除账户,拒绝参与这些企业的商业模式”,顾客体验专家唐·佩普斯(Don Peppers)警告说。“空前数量的用户会安装广告拦截软件,拒绝接受在线市场调查,并停用cookies,”他说,“2019年将会是隐私保护应用、数据拦截软件和其他安全服务发展的标志性一年。”


政府机构会抓住机会对大型科技公司进行监管

地方和国家中央政府赶上了这波浪潮,开始着手对互联网行业实施监管并征收税款,格伦·科尔曼(Glenn Kelman)认为,西雅图的“人头税”,以及旧金山的“C法案”启发了全美其他城市也打算采取类似行动。英国政府计划对科技公司在英国本土产生的收入征收2%的“数字经济税”,以应对这些美资企业通过将利润转移到爱尔兰或荷兰来进行避税。欧盟前不久刚刚放弃计划征收类似税款,但印度、韩国、墨西哥、智利等国家正在研究这类税收的可能性,以迫使经合组织加快推进全球税收改革。欧洲各国政府也可能会将目光转投反垄断领域,埃米莉·泰勒(Emily Taylor)预测。她说,“我们会重新利用竞争法规,以对抗公司力量过度集中和市场扭曲行为。”美国对这个问题避而不谈,不希望制约本国创新企业的发展,但欧洲的巨头企业较少,因此施政余地较大。明智的企业会选择协助政府制定法规,而不是坚决反对,缤客(booking.com)的CEO吉莉安·坦兹(Gillian Tans)表示。 “这种合作将决定哪些共享经济企业在未来能够取得成功。”她表示。“公司应当积极面对监管,而不是心怀畏惧。”


工作自动化对女性有着更大的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克莉丝汀·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 认为:

“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等新技术正在改变全球各地的工作方式。这一自动化趋势对女性带来的挑战尤甚,因为相比在各行各业工作的男性,女性从事的流程工作更多,更容易被自动化取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项新研究预计,未来20年,30个国家平均有2600万个女性职位很可能被技术取代。这就是说全球会有1.8亿女性的职位受到威胁!

时间不多了,世界在2019年必须做出重要举措应对这一挑战。怎么做?我们必须帮助女性掌握成功所需的劳动技能。教育和培训是关键,要更加强调终身学习和STEM学科,比如美国的编程项目Girls Who Code,或是荷兰的培训减税计划。我们还需要改善各行业领导职位性别失衡的局面,同时采取更多措施帮助男性和女性员工兼顾工作和家庭生活。最后,我们还需要更好地跨越数字鸿沟,确保女性能平等地使用金融服务、银行账户和互联设施。2019年应当是在实现男女平等上有跨越性进步的一年。”



医疗服务提供商也将承包你的生鲜产品


影响健康的因素远远不止医生诊室里做的那些事儿。“如果你失业在家,这会对你的健康有影响,可能是由于心理压力,也可能是血压升高,这是高血压症的早期症状。”Kayser-Permanete的董事长兼CEO伯纳德·泰森(Bernard Tyson)说。如果一个人没有经济能力保持膳食均衡,或者居住的社区存在暴力隐患,无法出门锻炼,那也有同样的后果。这些现象促使医疗企业推出跨界新方案。覆盖宾夕法尼亚州最贫困地区的医疗体系Geisinger近期推出了“新鲜食品药房”,为病患提供生鲜食品、营养信息和烹饪课程,其总裁兼CEO 柳在元(Jaewon Ryu,音译)介绍说。他表示,“至于商业保险机构能否覆盖这类项目,我认为取决于保险机构的创新力度,以及他们对日益增加的证据的认可度如何。”


#MeToo 运动进入第二阶段

#MeToo 运动进入公众视线一年多以后(即Tarana Burke发起该运动13年后),因自身行为不端而名誉扫地的高管人数还在上升。在横扫媒体和娱乐业后,这场运动将延伸至中层管理人员和关注度较低的行业。营销公司Blackbird的CEO罗斯·马丁(Ross Martin)预测,“大家可能不知道每个人的姓名,但一定熟悉他们领导或任职的品牌。”


但部分名誉扫地的高管会重返舞台

公关专家们学会了及早制定危机公关预案,对马丁所说的“道歉循环”进行管理。“我们在压缩成功、失败、弥补行动之间的时间和空间。”他解释说,“道歉内容已经变成所有营销策略里的重要部分。”觉得这种现象很讽刺?正常,他自己也这么认为。


消除极端贫困的战争渐趋白热化


过去25年来,超过十亿人摆脱了极端贫困,全球贫困率处于有记录以来的历史最低水平,世界银行的数据这样显示。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联席主席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 认为,这一良好趋势有可能无法持续,主要是因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等地区存在贫困集中加剧的现象。梅琳达说,“我们并不总能改变一个孩子出生的环境,但我们可以为这个孩子将来对抗这一环境的发展潜力进行投资,即对他们的卫生和教育条件进行投资。”“经济学家们把卫生健康和教育称为‘人力资本’,因为这两者已被证实是经济增长的双重引擎。”。她强调,尤其重要的是提高对女性和女童的卫生健康和教育投资。“健康,并且在经济上获得赋能的女性,是发展的最佳盟友。”,梅琳达说,“如果身陷贫困的人口继续减少,一定是这些女性起到了重要作用。”


 

工作中最重要的是人文因素

如果所有的工作都被机器人取代,人类还能做什么?答案就是人文因素。创造力和我们所说的软技能在人们的工作中变得更加重要,因为这些是无法自动化的。Quiet作者及Quiet Revolution的CEO苏珊·卡因(Susan Cain)表示,对雇主而言,这意味着需要把员工当作完整的人来对待,而非只是任务完成者。这在她接到的企业内部研讨会的邀请中可以体现出来。过去邀请她讲解的主题是提高生产力,现在变成了科学育儿、解决婚姻冲突、处理负面情绪。“雇主越来越注重在员工的整个生活中给予支持,”Cain表示。这不是说对员工全方位监控,而是对员工的整个生活给予帮助,不仅仅是关注员工在上班时间的福祉。”


 

内燃机被淘汰前会先变得更智能

环保不一定是有钱改用电动车的富人才能做的,Solar Impulse的董事长兼飞行员伯特兰·皮卡德(Bertrand Piccard)如是说。他曾开着一架太阳能飞机满世界飞。对支付油费都略感紧张的中产阶级(当下正值法国黄马甲抗议爆发),也有解决方案。他指着引擎上安装的一台消尾气设备,只需几百美金就可以将油耗降低20%,颗粒物减少80%。车载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实现更绿色的驾驶,将油耗进一步降低20%。“目前,因为系统效率不高,一半的能源都被浪费掉了。”皮卡德表示。“碳排放税还会增加,因为继续浪费化石能源是不可行的。但同时我们也可以采用浪费更低的系统,减少油耗,最终可以省钱。”


优步和Lyft将引领新一轮IPO潮

网约车公司Lyft和优步在同一天提交了申请文件,计划于2019年初上市。2019年可能会成为科技企业密集上市的标志性一年,融资总额预计可超过1000亿美元。“2019年是中国农历的猪年……对IPO市场再适合不过了!”CBS新闻频道的施莱辛格(Schlesinger)说。“优步、Lyft、Palantir、Slack、爱彼迎可能都会在2019年尝试上市。在科技行业近期受到一些打击之后,CXO们和投行会认真品味华尔街那句老话:‘牛熊把钱赚,肥猪任宰割!’”虽然市场起伏不定,但这些企业仍有可能在今年出手,以避免遇上经济下行和2020年大选年。


企业将加快员工多样化,不然就会被逼着这样做

在开始公布多样化报告近5年后,很少有企业在提升招聘与留存多样化的员工队伍上有实质性进展。这是因为,除了对自身不足持更开放态度外,企业大体上还是以原有方式在招聘,包括内部推荐和列出一长串的技能要求,Jopwell的联合创始人兼CEO波特·布拉斯韦尔(Porter Braswell)表示。现在企业应该放低姿态寻求帮助,他说:“企业需要以不同的思维模式来招聘,摒弃传统的按图索骥模式。”推动转变的因素有两个:短期来说,发达国家劳动力市场较为紧俏,人才要价较高;长期来看,“到2040年,美国多数人口会是有色人种。”Jopwell提醒道。不做出改变的企业将被员工与客户抛弃。企业可能会别无选择:在英国,继2018年启动的性别薪资差距强制披露措施取得成效后,政府正在考虑强制企业披露种族薪资差距,以及消除差距的行动计划。 


“以我优先”的社会会更难掌控

McChrystal集团的CEO和前阿富汗美军部队司令斯坦·麦克里斯托尔(Stan McChrystal)认为,二战以后一直在维系世界秩序的一些机构的作用正在弱化,比如联合国、北约、G20等。他警告说,后果是不确定的,就像你从拱门里抽掉那块核心的石块,一切就会出乎意料地分崩离析。“我们的挑战在于,当今的世界是一个‘以我优先’的社会,这里的‘我’指的是国家,还有领导人和企业。”他解释说。领导人在决策时需要从更广的角度去考量,也要考虑到相互之间的依存关系,麦克里斯托尔表示。他警告说,如果谈判一方希望在每一方面都占足好处,让另一方备受打击,“很多时候,最终会导致双方共同依存的生态体系不复存在。”


办公室人去楼空

格伦·科尔曼(Glenn Kelman)认为:

“城市越来越拥挤,房价不断上涨,雇主们需要给员工支付更高薪酬才能让他们负担城市生活。一些企业会在小城市设点;更多的企业会接受员工在家工作。

办公室的意义在几年前灾难性的开放办公空间之后就已经弱化了,一大堆人在其中戴着耳机,不停地发信息交流,只是名义上在一起工作而已。允许在职父母灵活办公的运动使得管理人员对出勤考核犹豫不决。目前,Slack、Github、Jira等供虚拟团队使用的工具受到了员工的青睐。这个渐进的过程在2019年会达到一个爆发点:办公楼会人去楼空。

在家办公会改变工业时代生活最基本的节奏。大家会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工作和娱乐。我们会失去茶水间,这是我们结识新朋友的地方。办公室也是在日渐世俗化的社会里供我们所有人找寻群体意识和人生意义最后的场所之一。看到它们如此消失我会感到很悲伤。”


更好地掌控自己的医疗数据


苹果在iPhone上提供查看病历功能的做法,有望成为病人医疗数据的普及使用和控制运动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医疗体系分散的国家的居民知道,如果更换医生,自己的病历通常无法一并迁移。而有权访问医疗数据的机构,比如医院和保险公司,更注重竞争而非病人利益,通常不会共享数据。但苹果这样的巨头企业可以带来改变。美国医学信息学会主席兼CEO道格·弗里德斯马(Doug Fridsma)博士说,“我希望我们能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数据不再被视为知识产权。”如果我们没有能力共享数据,会遏制创新。他指出,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像苹果这样所有领域都采用自定标准的公司(操作系统、耳机插孔),在其健康应用上采用了国际通用的FHIR(快速医疗互操作性资源)标准。


商业街店铺开始团结起来

各国都有相同的故事:从美国的知名大卖场到英国的零售连锁店,实体零售商在资金雄厚的线上竞争对手面前折腰。“竞争从未如此激烈。”澳洲Big Red Group的CEO内奥米·西姆森(Naomi Simson)表示。亚马逊一年前在澳大利亚高调上线。但小企业开始团结起来对抗巨头。西姆森说,“也许会通过采购集团、市场平台、协会、‘购买本地产品’等运动……也许会出现并购。”她预测道,“目前的差别在于思维模式。企业主曾认为隔壁的店铺是竞争对手。现在他们认识到人多势众这个道理。”


 

金融方案将适应现代员工

“如果我们希望让人们未来有机会过上财务健康的生活,行业需要重新审视那些针对终身从事单一工作的人群设计的金融服务。”贝宝(Paypal)CEO丹·舒尔曼(Dan Schulman)表示。“新兴科技和社会人口结构的改变,会导致金融服务需求发生变化。”这些趋势对行业的影响已经开始慢慢显现。明年初,新的“UltraFICO”信用评分会开始推广。“这个体系会考察人们使用银行服务的行为:是不是能付得起所有的账单?是否能确保账户不会出现负余额?”吉尔·施莱辛格(Jill Schlesinger)解释道。改变贷款机构对信用的认识,可以为不愿使用信用卡、不愿意欠债的年轻一代打开一扇门。“与其关注传统的金融普惠概念,我们不妨追求更大的全面财务健康的目标,对人们掌控财务生活所需的所有金融服务进行审视。”舒尔曼说。


 CEO们需要努力成为更具包容性的领导者,否则就要出局

新一代的员工期待不同的领导风格,而现在已经形成了这样的局面——员工的想法就是公司的规矩。“过去我们接受的领导风格普遍是‘要么听话,要么走人’,这一套在现今的环境里已经行不通了。”摩根士丹利的副总裁兼董事总经理卡拉·哈里斯(Carla Harris)说, “我认为越来越多的领导者会寻求领导力拓展或指导,包括如何促进合作、创新,教育员工如何接受失败,如何创新。我认为企业会加大对这方面讲师和相关资源的投入。”短期虽然不会,但长期来看,不在这方面做重点努力的高管会被行业和时代淘汰,她警告说


高校招生更多考虑个人情况

“考试分数和高中成绩决定学生是否能被顶尖大学录取,这两项数字现在受到了质疑,更多大学开始实行非强制性入学考试,而且高中成绩的水分也越来越大。”高等教育战略家杰夫·赛灵格(Jeff Selingo)表示。“最近的哈佛官司显示,高校需要在面对大量的入学申请时调整好招生录取工作,尤其是要保证种族和经济能力的多样性。”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但各大学会开始转而对申请人“整个人”进行评估,考核学生在课堂以外的表现,赛灵格表示。大学已经在测试一些新方法,比如附加了一个供学生提交视频和文字作品来充实申请内容的表格,还有一项新的大学校董会工具,方便校方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更好地了解学生就读的高中,还有居住的街区。


 零工经济工作的惨况将有所改善

零工工作的艰苦条件越来越多地受到报道,加上美国劳动力市场竞争激烈,企业正在更加重视非全职工作人员的待遇。科技产品配送和安装服务提供商Enjoy的老板是零售界传奇人物、苹果和JCPenny的前任高管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他拒绝以外包工名义雇佣1099人,而是和他们签订了正式雇佣合同。“在目前就业充分的情况下,我们的首要问题是要创造更好的工作。”约翰逊说,“你必须把员工作为最主要的利益相关方。如果你对员工好,他们就会对你的客户好。”同样,Rent The Runway的CEO詹妮弗·海曼(Jennifer Hyman)决定向小时工提供和正式员工同等的福利。“我们已经看到这项措施开始改善员工留存率”,海曼说,“这确实改变了仓库内的日常氛围。”


人们将从鼓舞型商业中寻求慰籍


在焦虑的世界里,人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排毒果蔬汁来慰籍我们疲惫的心灵,Mighty Networks的CEO吉娜·比安奇尼(Gina Bianchini)如是说。一门心思发展粉丝的健康养生红人被累得身心俱疲,转而建立支持社区,让粉丝之间进行互动。他们通过会员制或活动来获得收入。比安奇尼写道:“第一代电商是在线上出售实体产品,未来的鼓舞型商业是创造机会让人们购买体验和互动关系,充分实现其潜力。”


秉持良心的反对者在职场崭露头角

在美国这类劳动力市场形势有利于雇员的环境下,职场人士有更多资本来坚持原则。谷歌作为企业文化的风向标首当其冲,在过去几个月,员工们纷纷发声反对谷歌在中国的产品计划,迫使谷歌取消与五角大楼的合同,还罢工抗议公司的职场性骚扰问题。罗斯·马丁(Ross Martin)表示,“这类企业的员工不会继续支持所作所为有悖于自身信仰的领导者”。这个立场在80、90后员工中表现得最为强烈,Redfin的CEO格伦·科尔曼(Glenn Kelman)认为。“这种理想主义在管理人员和有时过于坚持己见的年轻员工之间形成了代际隔阂,但他们的热情是我对未来看好的主要原因之一:这些职场新人会成为企业的良心。”


你会学到“坠落的天使”这个说法

新一轮的次贷危机将来自美国企业债,尤其是BBB评级的公司,丹妮尔·迪马蒂诺·布斯(Danielle DiMartino Booth)警告说。这些企业的债务总额已达到3万亿美元,和2007年次级债市场相当,她指出。“我认为‘坠落的天使’这个说法会在投资者中普及,指的是那些评级从投资级降为垃圾级的企业。”她解释说。


 

忠诚度比求新更重要

随着95后步入职场,忠诚这个特质也在回归职场。95后在童年时期,目睹了父母在经济危机后失去自家的房子和养老金。因此这一代人对工作和金钱的观点,同大萧条时代成长起来的曾祖父母一代最为接近,对保障的重视高于满足感。“80后、90后希望能从事一份理想的职业,”Door of Clubs的CEO普拉南·利平斯基(Pranam Lipinski)在调查了数千名95、00后学生的价值观和个人喜好后表示,“但相比理想职业,95、00后则更希望成功和稳定的收入。”也就是说,这一代人对能够提供稳定的环境和福利的雇主更为忠诚:Door of Clubs的调查显示,61%的人表示愿意在现有岗位上工作10年甚至更久。


互联网日益碎片化

除了中美两国在互联网上的分隔,碎片化在关注度较低的领域也存在,牛津信息实验室(Oxford Information Labs)CEO、伦敦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副研究员埃米莉·泰勒(Emily Taylor)认为,欧洲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使得部分企业过度反应,封锁欧洲访客访问其站点。其他司法辖区也在跟进,考虑颁布数据本地化法律。“最终会出现交叉重叠的国家和地区法规,大大增加企业的合规难度。”泰勒警告说。“大家只会高度局限于自身业务和自己希望触达的人群。”


 

揣测油价?想都不要想

《沙特美利坚》一书作者伯大尼·麦克林(Bethany McLean)说:

“我对2019年的一项预测是这样的:能源市场仍然非常难以预测。我在写上一本书时认识到的一点是,多数对未来油价走势进行预测的人都有一大共同点:他们都预测错了。还记得金·哈伯特(M King Hubbert)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对石油顶点的著名预测吗?当时他的言论看似正确,直到页岩气革命改变了一切。

目前,页岩气革命理论上可以保证美国在可预见的未来都有巨量且不断增长的供给。“更低、更持久” (意即油价会保持在50美元区间)已经成为华尔街的信条。但质疑派认为能够在50美元价位保持盈利的油田数量,可能要低于高管们希望市场相信的水平。如果真是如此,并且假如过去10年长期项目匮乏导致供给低于预期水平,未来依然会出现油价暴涨。当然这一切也可能不会发生。我认为这体现出了石油市场的真谛:无人能够预测,更不用说能够控制。”


首席道德官成为炙手可热的CXO

科技进步之快前所未有,法律监管难以跟上,导致对个人数据的处理和人工智能的建设常常完全由企业自己决定。那么企业如何做出正确的决定?企业目前已经认识到了这项责任,开始将道德工作从法务部门分离出来,作为核心职能部门,就像从人力部门分离多样性工作那样。“我认为目前这个趋势体现了企业意识到了在比合规更高的层面上考虑这一问题的重要性。”2017年起任美国银行首席道德官的凯蒂·劳勒(Katie Lawler)认为,“有强有力的核心价值观,公司氛围让员工感到他们反馈的问题得到重视,这些超越了合规中的‘我们能不能?’,提升到了道德层面的‘我们是否应当?’的水平。”


非洲和中国将形成命运共同体

毋庸置疑,过去几年来中国在非洲加大了投资和布局力度;继3年前的投资承诺后,中国领导人近期又承诺了600亿美元的对非投资。“非洲国家非常清楚自身巨大的基础建设缺口” ,大概在每年700-1200亿美元,因此对中国资金持欢迎态度,Commodity Monitor的加纳创始人斯蒂芬·耶博阿(Stephen Yeboah)表示。与此同时,中国需要耕地来满足自己对粮食的需求,也需要原材料来满足自己工业的需求,包括刚果的钴、赞比亚的铜、加纳的矾土等。2019年,舆论会对这些交易进行更缜密的审视,要求公平的交易条款和高质量的基础设施,耶博阿表示。他指出,赞比亚对贷款的管理非常差劲,政府甚至都不清楚到底欠了多少钱,而卢旺达、加纳等国一直表现出了较强的谈判能力。“不管怎样,各国都是主权国家。”他说。“是否允许中国做主,最终决定权还是在非洲各国领导人手里。”


愤怒即将到达顶峰

过去几年,公共舆论一直被高调发声、满怀愤怒的少数人群所主导,南加州大学安嫩伯格传播与新闻学院院长威洛·巴伊(Willow Bay)表示,“愤怒经过了修改、优化、个性化,当然也被货币化。像恐惧一样,愤怒在短期有一定帮助,但在长期无法持续。”她指出,“很多人并不愿意生活在一种半永久性的愤怒状态,他们已经很厌倦了。我认为人们会越来越希望重新营造共识、合作和共同的价值观,而不是两极分化。”巴伊评论的虽然是美国的现象,不过但凡在在社交媒体上讨论政治话题的国家的人们,都会有类似的感受。她指出More In Common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67%的美国人并没有党派意识或者并不关心政治。这部分人被称作“身心俱疲的多数派” 。


企业向生态体系思维模式转变——并据此进行招聘

“我们已经从传统的一切都可预测的线形思考方式转变为了生态体系思维方式,”杜克大学工程学教授,富科商学院/领导力兼老K教练辅导中心的执行董事向珊莹表示,“所以大家应当减少对一级效应的依赖,更多思考第二、三和四级效应。”这将改变公司的招聘方式,公司会物色能够以微妙、常常无法量化的方式推动公司发展的人才,包括擅长指导他人的员工、思辨能力强的员工或者善于组建团队的人。“当组织中这类人物意外出现时,就能帮助组织生存和发展。”向珊莹说。



你会吞下沙拉里的那条虫子


零售商已经开始欣然接受这个理念了,也就是说离你接受的时间已经不远了。Sainsbury’s在英国、Provigo在加拿大,还有家乐福在西班牙,在去年都已经上架了昆虫产品。昆虫的蛋白质含量高于任何一种肉类,如今已被推崇为满足日益增长人口需求的环保食物。为了让顾客容易接受,商家可以把虫子磨成高蛋白粉或者用作动物饲料。“如果我现在有五亿美金用于投资,说真的,很大一部分我会投入这个新兴领域。”未来主义者和领英最强音得主之一夸里森·特里(QuHarrison Terry)表示。“目前,全球超过20亿人口经常性摄入昆虫类食品作为蛋白质来源。然而,这个行业的规模估计仅为4.06亿美元。只要推出一个热门产品,这个行业就可能成长到数十亿美元的水平。”


难民危机波及更贫困国家。

在富裕国家对难民的态度日渐转向敌对后,移民们开始涌向边境管制更松懈的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目前已经接纳了全球85%的难民。“本身实力较弱、没有资金或者警力的国家往往恰好与爆发难民危机国家相邻。”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指出。数以百万计的委内瑞拉人背井离乡,来到哥伦比亚、巴西、智利、厄瓜多尔或秘鲁等国家,这场难民危机和叙利亚的难民规模相当。而乌干达3%的人口都是来自南苏丹或刚果共和国的难民。


只学习是不够的,专业人士要注重行为

在线学习行业爆发式增长后,大家的脑海里充斥的都是近期学过的课程。但我们都用这些新学到的知识做了什么?管理学思想家惠特尼·约翰逊(Whitney Johnson)表示,下一个趋势是要关注如何提升我们的行为,而不仅仅是专业技能,从而将所学应用到工作和个人生活中。她举出了詹姆斯·克利尔(James Clear)的《原子习惯》(Atomic Habits)、本杰明·哈迪(Benjamin Hardy)的《毅力不管用》(Willpower Doesn’t Work)和查尔斯·杜希格(Charles Duhigg)的长期畅销书《The Power of Habits》获得成功的例子。“也许是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人们希望做点什么,控制什么,”约翰逊表示,“而我们唯一能控制的,是我们的行为。”

规范无法无天的数据收集行为将有法可依

这一年,数据相关的丑闻不断,欧洲实行通用数据保护法规(GDPR),其他司法主体也计划推出类似规定。未来广告行业将不敢大量收集个人数据,并推送高度个性化的广告,数字广告平台Celtra的创始人及CEO米迦勒·米凯克(Mihael Mikek)如此预测。“最后人们只会关心一点:这些数据的应用方式对消费者是否有利?”他说,“过去5年,大家都在疯狂收集尽可能多的数据。”广告商会追踪消费者,而消费者会要求对个人数据的使用更符合道德规范,并征求其同意。


我们需要扪心自问,言论自由的意义何在

格伦·科尔曼(Glenn Kelman)认为:

“这不是一个大学校园里言论自由消亡的问题,在那里有时候难以在短时间内找到政治集会的场地。这是一个更深层次、更让人担忧的问题,即推特、YouTube和Facebook已经开始认为欧洲式的审查制度有其必要性。

可能有些想法非常让人生厌,比如认为校园枪击案中受害学生的家长本身是反枪支团体的一员,因此不应该无限制地让他们在网络上曝光。又或者做出审查决定的是少数科技领军企业,它们一直对其他媒体巨头秉持的新闻原则,或是搜集并权衡事实的人力成本问题不感兴趣,这我们可能该为此感到不安。除了通过积极开放的讨论,我不知道应该如何镇压或者证实危险的想法。但即使这样我也必须承认,这种方式近来效果欠佳。我们现在都知道的是,对言论自由的支持相比50年前有所减弱。”


企业将变得更加慷慨——而这有助于利润增长

企业年度捐赠金额已达到近210亿美元,各企业将这笔资金用于促进企业文化和慈善事业。“企业越来越慷慨解囊,我认为2019年这个趋势还会延续。”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CEO苏·德斯蒙德-赫尔曼(Sue Desmond-Hellman)表示,“如果员工看到公司领导层践行企业价值观,会有可能更加投入地工作,最终实现积极的商业效益。”


对品牌而言,不存在中立

消费者和员工越来越期望企业对热点问题持有立场,践行企业价值观,Blackbird的CEO罗斯·马丁(Ross Martin)表示。“对一家公司和一个领导者来说,你被迫挺身而出,否则就会被看作毫无原则。”他警告说,“市场倒不会憎恨你,只不过你会变得无关紧要,而你曾经的员工们也会弃你而去,因为在关键时刻你没能挺身而出。”这类期望在2019年只会越来越明显,斯坦福大学高级研究学者玛丽安·库博(Marianne Cooper)也同意这个观点。她说,“为准备好应对这一趋势,公司管理层必须对自己和公司的价值观非常了解,要想好公司对什么议题发表看法比较有意义,并要事先准备好回应外界的预案,至少对需要快速做出回应的事件确定好工作流程。”


 

酒店正在把闹钟撤掉

“过去到酒店是一种享受,因为酒店提供很多家里没有的东西,”万豪国际的全球首席发展官安东尼·卡普阿诺(Anthony Capuano)说。“但现在,我们家里什么都有!”我们希望酒店也能提供同样的用品,无论是将手持设备与电视机屏幕互联,还是继续观看在家里没看完的Netflix节目。同时,已经没人用、但酒店还是顽固不化保留下来的一些技术终于消失了。闹钟、座机,再见了!


企业准备迎接“神经多样性”

神经多样性指的是包容认知能力和模式各异的人群,从注意缺陷多动和阅读障碍者,到自闭症人群,不一而足。职场的这一新趋势是二十世纪90年代文化和科学发展的结果:从前被认为是病理性而需要治疗的一些特质,成为了社会应适应和接纳的差异性。Uptimize的创始人艾德·汤普森(Ed Thompson)表示,“曾经接受了严格诊断的一整代人现在进入了职场”。Uptimize帮助企业吸引、招聘、留存神经多样性人才。此外, “长期人才战”也促进了这一趋势,他说,迫使招聘方将目光投向常规招聘人群之外,而神经多样性“成为了一种职场多样性与包容行为,很多人都在讨论,而仅仅一年前他们还不能这样。”


 制药企业将在中国加码


2018年,医药投资转为与领先的中国企业在制药方面的合作,包括与医疗保险公司平安(赛诺菲)、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默克集团)和科技巨头腾讯(诺华)。中国现在不仅是多数制药企业的第二大市场,该国也在反思自己的医药政策。中国在六个月前公布了首份罕见病目录,还有新药审批流程,这可能会让中国制药企业推出新的疗法。诺华2018年初新上任的CEO沃什·纳拉辛汉(Vas Narasimhan)预测,“我们在这里的经验会推动我们重新思考医药行业的前景。” 


 

下一次度假可能是去太空或者海底 


好吧,如果你只是偶尔出门旅行,那这可能不是你的“下一次”度假。但2019年,美国宇航局(NASA)将开始建设月球空间站,私人太空飞行领域的投资也会源源不断,Booking Holdings的CEO格伦·福格尔(Glenn Fogel)表示。他的公司根据数百万条评价和预定数据,整理出了数据驱动的出行洞察报告。在太空旅行成为现实前,“旅行者们会探寻其他的神秘领域,有60%的旅行者说他们想在海底呆一晚。”福格尔写道。80、90、00后们在出行时也会践行自己的价值观,追求环保、有社会公德的体验,往往倾向周边短途旅行。炙手可热的新目的地有哪些?巴哈马群岛、佛罗伦萨、棕榈泉和卡塔赫纳。


我们不想再过“Insta生活”

社交媒体的蜜月期结束了。随着人们开始质疑自己对手机屏幕的依赖,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受到了影响,例如饭局上大家要求收起手机,美容业的趋势也在改变。在Instagram网红和Youtube上精心制作的美妆教程主导流行趋势多年后,“2019年,大家会希望少一些繁琐,简化一下日常装扮和穿戴。”The Lip Bar的创始人兼CEO梅丽莎·巴特勒(Melissa Butler)表示。“社交媒体在很大程度上给我们压力,让我们必须以某种形象示人。现在,大家开始希望回归自我,回到本原。”



服务热线

400-068-1623